上海邹连香律师 {{"http://www.wohelaw.com".substring(7)}}
  1. 首页 > 合同纠纷

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系股权转让担保还是股权转让?

作者:邹连香 日期:2022-04-15 14:34:31

一、案情简要概述

      2015年3月xxx日,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共同在上海设立XX公司,法定代表人周某某。2015年4月xxx日,案外人xxx星泓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泓公司)成立,XX公司占股95%,周某某为法定代表人。周某某系XX公司、星泓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5年9月至10月xx日,冯某某的丈夫张某某向星泓公司提供借款1,100万元。2015年11月xxx日,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共同作为甲方,冯某某作为乙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一份。约定,XX公司由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出资设立,注册资金为1,000万元,周某某出资680万元,占出资比例的68%,是XX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程某某出资200万元,占出资比例的20%;宋某某出资120万元,占出资比例的12%。甲方一致同意将其占XX公司52%股权转让给乙方,乙方愿意受让。.......2015年11月xxx日,XX公司变更工商登记,股东及持股比例为冯某某52%、周某某27%、程某某15%、宋某某6%。2015年11月xxx日,冯某某向XX公司转账支付520万元。之后,双方在履行该协议过程中发生纠纷,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起诉请求:1.判令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与冯某某于2015年11月11日签订的《上海XX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协议》自起诉之日解除;2.冯某某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二、一审裁判观点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各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真实意思表示系股权转让还是股权让与担保;周某某等可否以此或冯某某未支付股权转让价款为由解除协议。对此,一审法院分析如下:

       首先,关于各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真实意思表示问题。根据法律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本案中,周某某等主张各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真实意思表示系股权让与担保,冯某某对此不予认可。在此情况下,周某某除其单方陈述外,未提供其他相关证据推翻现有书证记载,一审法院对其该项主张不予采信。第一,从协议约定内容来看,《股权转让协议》明确约定了转让主体、标的、对价、付款安排及转让后果。协议通篇未提及担保问题,亦无其他任何与担保相关的文字表述,如冯某某应在相关借款结清后将受让股权登记回原股东名下等。周某某等主张《股权转让协议》实为股权让与担保,显与协议的书面记载不符。第二,从系争股权的交易背景来看,周某某等成立XX公司,再通过XX公司设立星泓公司时均未实际出资,周某某在案涉协议签订前为红星时代广场项目筹措的资金仅900万余元。周某某称当时因急需资金投入该地产项目向冯某某借款5,000万余元,双方基于朋友关系仅口头协商,未签订书面借款合同,未明确约定借款利息、还款期限,显与常理不符。而冯某某表示当时双方协商的是冯某某入股XX公司,基于此冯才同意向该公司提供大额无息借款,以获取长期投资收益,该说法与《股权转让协议》书面记载一致,亦更符合商业逻辑。第三,从协议的履行情况来看,《股权转让协议》已实际履行,除完成工商变更登记外,冯某某已实际行使了股东权利。2019年4月,XX公司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冯某某的丈夫张某某代表冯某某出席并主持该次会议,各方一致表决通过选举张某某为公司董事长,财务总监由冯某某方某等涉及XX公司经营发展的重要议案。可见,冯某某已实质行使了其作为XX公司52%大股东的相关权利,并经周某某等其他股东认可。周某某称该次会议仅为形式上通知冯某某参与,显与股东会会议记载不符,一审法院不予采信。综上,一审法院认为,《股权转让协议》系各方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于法不悖,合同自成立时生效。当事人单方要求解除合同,应符合法律关于合同解除的规定。现周某某等以该协议实为股权让与担保,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为由解除协议,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

       第二,周某某等能否以冯某某未支付520万元股权转让款为由解除协议。周某某等一方面主张《股权转让协议》的约定实为股权让与担保,冯某某支付的520万元系借款,另一方面又试图以冯某某未支付股权转让款为由解除协议,两项主张的逻辑基础本身存在矛盾,此其一。其二,《股权转让协议》约定冯某某应于协议签订后3日内,即2015年11月14日前支付股权转让款,冯某某于当年11月30日向XX公司支付520万元。冯某某称其向标的公司XX公司付款时备注了款项性质为“投资款”,且该行为经过周某某等转让股东的认可。如前所述,从案涉交易的背景及XX公司成立时的情况来看,冯某某的陈述有其合理性。此后周某某等从未主张过该笔股权转让款。2019年4月,冯某某以股东身份行使表决权时,周某某等亦未提出相关异议。可见,周某某等对于冯某某将520万元股权转让款支付至XX公司是明知且接受的。在《股权转让协议》履行六年有余之后,周某某等再以冯某某未支付股权转让对价为由,要求解除协议,不符合法律规定。

       一审法院据此作出判决:驳回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48,200元,由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共同负担。

三、二审裁判观点

      后上诉人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因不服一审判决,共同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在一审中的全部诉请。

       本院二审期间,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本院经审理查明,一审认定事实无误,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各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真实意思表示系股权转让还是股权让与担保。第一,从协议约定内容来看,《股权转让协议》明确约定了转让主体、标的、对价、付款安排及转让后果,协议通篇未提及借款清偿后股权予以返还的让与担保问题,亦无其他任何与担保相关的文字表述。第二,关于借贷资金与股权转让款的构成,在股权让与担保中,虽然当事人在形式上履行了股权转让合同,但是,股权转让合同的约定的对价往往为0或者远远低于实际价值。本案中,《股权转让协议》约定股权转让总价款为520万元,且冯某某承诺为XX公司提供4,480万元无息借款,冯某某向XX公司支付520万元时备注了款项性质为“投资款”,现无证据表明上述对价远远低于股权的实际价值,因此,本案中借贷资金与股权转让款的构成不满足让与担保的特征。第三,从实际行使股东权利情况来看,2019年4月,XX公司召开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冯某某的丈夫张某某代表冯某某出席并主持该次会议,各方一致表决通过选举张某某为公司董事长,财务总监由冯某某方某等涉及XX公司经营发展的重要议案。可见,冯某某已实质行使了其作为XX公司52%大股东的相关权利,并经周某某等其他股东认可,且股东是否参与公司经营管理对股东身份并无影响。第四,从冯某某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获益情况来看,冯某某表示当时双方协商的是冯某某入股XX公司,基于此冯某某才同意向该公司提供大额无息借款,以获取长期投资收益,该意见具备合理性。相反,如认定股权让与担保关系,冯某某出借大额资金却无收取利息,亦未明确还款期限,明显不符合商业逻辑。因此,一审法院认定各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的真实意思表示系股权转让,而非股权让与担保,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至于《股权转让协议》是否应予解除一节,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基于股权让与担保法律关系提起本案诉讼,并以股权让与担保法律关系中债权人的不当行为为由请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而本案中让与股权担保法律关系并不成立,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行使解除权的前提已不存在,因此,一审法院未认定《股权转让协议》应予解除,并无不妥,本院予以认可。

      综上所述,上诉人周某某、程某某、宋某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四、让与担保的相关知识

       让与担保,是指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为担保债务的履行,将标的物转移给他人,于债务不履行时,该他人可就标的物受偿的一种非典型担保。其中,将标的物转移给他人的债务人或第三人形式上是转让人,实质上是担保人;受领标的物的他人形式上是受让人,实质上是担保权人。让与担保的特点表现为:

       其一,让与担保在实践中的典型表现形式为,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与债权人约定将财产形式上转移至债权人名下,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有权对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所得价款偿还债务。此时,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约定有效,且如果当事人已经完成财产权利变动的公示,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请求参照民法典关于担保物权的有关规定就该财产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其二,债务人或者第三人与债权人约定将财产形式上转移至债权人名下,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财产归债权人所有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该约定无效,但是不影响当事人有关提供担保的意思表示的效力。如果当事人已经完成财产权利变动的公示,债务人不履行到期债务,债权人请求对该财产享有所有权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是,债权人请求参照民法典关于担保物权的规定对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财产所得的价款优先受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此外,债务人履行债务后请求返还财产,或者请求对财产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所得的价款清偿债务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其三,实践中当事人经常约定将财产转移至债权人名下,一定期间后再由债务人或者第三人溢价回购,如果债务人未履行回购义务,财产归债权人所有。我们认为此种约定符合让与担保的特征,应当参照本解释关于让与担保的规定处理。但是,如果经审查当事人约定的回购标的自始不存在,由于缺乏担保财产,应当依照民法典第146条第2款的规定,按照实际构成的法律关系处理。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