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邹连香律师 {{"www.wohelaw.com".substring(7)}}
  1. 首页 > 成功案例

买卖合同未约定产品质量检验期,法院该如何认定?

作者:邹连香 日期:2022-06-28 14:11:57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xxx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上海某某科技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 ,北京市**上海分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上海某某电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邹连香,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上海某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霆峰公司)因与被上诉人上海某某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奉贤区人民法院(2014)奉民二(商)初字第xxx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4年6月13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4年7月8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霆锋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某某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邹连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1年11月16日,某某公司与霆峰公司签订一份《xxx总装车间全彩大屏系统合同》,约定由某某公司为霆峰公司在上海xxx总装车间完成两套全彩大屏设备安装调试,合同总价款为68万元(人民币,下同)。合同又约定,合同签订时,霆峰公司支付合同总价40%预付款计26万元,在设备安装调试经业主验收合格后七天内,霆峰公司支付某某公司55%的设备款计357,500元,合同总金额的5%质保金计32,500元在一年后支付。合同签订后,某某公司分别于2011年12月6日、2012年10月15日前完成了两套全彩大屏设备安装调试,并投入使用至今。霆峰公司已向某某公司支付了货款40万元(其中于2013年2月4日曾向某某公司支付过货款10万元),余款25万元至今未支付。某某公司遂起诉请求判令霆峰公司:1、支付货款xx万元;2、支付逾期付款违约金xxx元;3、支付逾期付款利息暂计18,750元(实际自2011年12月6日起至判决生效日止按银行存款利率计算)。

原审法院认为,某某公司、霆峰公司间的买卖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遵循诚实、信用的原则全面履行义务。某某公司已履行了合同义务,但霆峰公司未能按约付清货款,显属违约。对此,其应当承担给付某某公司货款的民事责任。某某公司主张既要求霆峰公司支付逾期违约金又要求霆峰公司支付逾期利息,原审法院认为,某某公司主张霆峰公司支付逾期违约金无事实依据,故不予支持。某某公司主张霆峰公司支付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的逾期利息的诉请,于法无悖,应予以支持,但考虑到某某公司交货的实际情况,原审法院酌情确定从某某公司起诉之日起计算。霆峰公司辩称关于合同中约定的钢结构及铝塑板装潢部分某某公司没完成,但未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故原审法院不予采信。霆峰公司辩称某某公司交付的设备没有验收,原审法院认为,某某公司于2012年10月15日前已经交付了两套全彩大屏,霆峰公司之后也未向某某公司提出过任何异议,并依据合同约定也支付了55%设备款中的部分货款,再者,从某某公司提供的照片也可以看出,某某公司交付的两套全彩大屏已实际使用,故原审法院对霆峰公司的上述辩称亦不予采信。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五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一、霆峰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某某公司货款25万元;二、霆峰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偿付某某公司以25万元为本金,自2013年10月25日起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存款利率计算的逾期付款利息;三、驳回某某公司其余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5,781元,减半收取计2,890.50元、财产保全费2,013元,合计4,903.50元,由某某公司负担550元,霆峰公司负担4,353.50元。

霆峰公司不服原判上诉称:1、某某公司对于第一块屏幕的完工存在部分瑕疵,少完成一台空调、一台电风扇,导致霆峰公司在业主验收中被业主扣款12,330元,该部分款项应从货款中扣除;2、某某公司对于第二块屏幕中的“钢结构及铝塑板装潢”部分,完全没有送货及安装,该部分涉及货款59,145元,应予扣除;3、系争合同涉及的屏幕有相关技术协议,合同约定某某公司应当交付的屏幕为“室外屏”,而某某公司完工的屏幕是“室内屏”的标准,故某某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完成交货义务,霆峰公司不应当支付全部款项;4、某某公司至今未向其开具增值税发票。据此请求撤销原判,改判驳回某某公司原审全部诉讼请求,一、二审案件受理费由某某公司承担。

某某公司答辩称:1、履约过程中,某某公司应业主要求新增了部分设备材料,后经双方与业主口头协商一致,新增设备费用用于抵扣温度调节系统设备费用,故某某公司无需再提供空调设备;2、某某公司已依约完成第二块屏幕的钢结构和铝塑板装潢,后应业主要求变更安装位置,导致已做好的钢结构材料报废。霆峰公司对此知情,且安装使用至今从未提出过质量异议;3、系争合同为“室内屏”合同,而非“室外屏”合同,霆峰公司的上诉理由与事实不符;4、某某公司已向霆峰公司实际开具48万元增值税发票。故请求驳回霆峰公司的上诉请求。

二审中,霆峰公司提供了某某公司员工杨某某出具的收条,以此证明第二块屏幕钢结构和铝塑板的材料已经由某某公司取回,相应的价款59,145元应从总价中予以扣除。某某公司质证称:霆峰公司提交的证据材料不属于二审中新的证据,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没有异议,但某某公司系应业主要求变更安装位置并将做好的钢结构和铝塑板拆除取回,且该批材料已作废,仅价值几千元。本院经审查认为,某某公司对霆峰公司提供证据的真实性予以认可,但该证据与本案双方争议内容间缺乏关联,故本院不予采纳。经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事实属实,有相应证据证明,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系争《xx总装车间全彩大屏系统合同》合法有效,双方均应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全面履行义务。根据合同法的相关规定,买受人收到标的物时应当在约定的检验期间内检验。没有约定检验期间的,应当及时检验,并在合理期间内将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不符合约定的情形通知出卖人。买受人怠于通知的,视为标的物的数量或者质量符合约定。本案中,电子屏的温度调节系统、钢结构和铝塑板均属于外观质量范畴,但自2012年10月15日某某公司交货至本案诉讼发生时,霆峰公司未对电子屏的质量提出任何异议,电子屏也已实际投入使用。原审法院判决霆峰公司按约付清剩余货款,并根据某某公司实际交货情况,酌情确定从起诉之日起计算逾期利息,处理并无不当。霆峰公司的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难以采信。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5,231元,由上海某某科技有限公司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