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邹连香律师 {{"www.wohelaw.com".substring(7)}}
  1. 首页 > 成功案例

劳动关系无法恢复时,劳动者该如何进行权利救济?

作者:zoulianxiang 日期:2022-06-28 10:52:25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xxx号

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戴某某。

委托代理人吴某某,北京某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齐某,北京某某(上海)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隋某。 

委托代理人邹连香,上海申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与被告隋某劳动合同纠纷一案,原、被告先后诉讼来院,本院于2015年1月30日立案受理后,以先起诉的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为原告、以后起诉的隋某为被告,依法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3月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吴某某、被告隋某及其委托代理人邹连香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诉称,被告原为原告的员工。原告向关联企业海南某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上海办事处租赁位于本市四平路XXX号XXX号楼XXX室和408室房屋用作在上海的办公场所,截止2013年5月原告在上海工作的员工包括被告在内共3人。原告因经营策略进行调整,决定将上海负责的工作转移至北京,因此对在上海工作的3名工作人员进行调整,其中2013年5月23日原告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在上海工作的负责人于2013年11月15日解除劳动合同,另一员工的劳动关系移至关联公司上海某某广告有限公司。2013年6月起原告不再借用上述房屋作为办公室使用。因此原告要求不予恢复双方的劳动关系,要求不予支付被告2014年11月17日至2015年1月14日工资12,381.03元和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未休年休假工资5,931.03元。

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提供如下证据材料:裁决书,证明本案经过仲裁前置程序。被告隋某辩称,原告无正当理由单方面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并且原告在客观上能够继续履行劳动合同,因此双方的劳动关系应当恢复。在双方的劳动会关系恢复后,原告应当支付被告在仲裁期间的相应工资和2013年度的未休年休假工资。综上被告不同意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被告提出如下诉讼请求:要求恢复原告与被告的劳动合同关系;要求原告支付被告2013年5月1日至2013年5月23日工资4,984.09元;要求原告按照每月基本工资6,450元的标准补发自解除劳动关系之日起至本案生效之日止的全部工资;要求与原告补签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

被告隋某提供如下证据材料:

......

经当庭质证,被告对原告提供的裁决书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至证据10的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1的真实性和关联性不予认可;被告提供的备忘录的内容系被告向原告工作人员移交相关公司材料,并未明确被告的工作职责或从事相应工作等内容,本院采信原告的质证意见,对该证据的关联性不予确认。

基于上述质证意见和当事人的陈述,本院确认如下事实,被告隋某原系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员工。双方签订期限为2005年4月11日至2007年4月10日的劳动合同。合同期满后,双方未续签劳动合同,被告继续在原告处工作。2013年5月23日原告向被告出具《解聘通知书》,以机构调整为由通知被告于2013年5月23日解除劳动关系并将依法支付经济补偿金及一个月代通金等共计99,975元。2013年8月19日被告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举报,称原告于2005年没有与其签订劳动合同,要求原告补签劳动合同及相关赔偿。2013年9月25日被告明确其投诉请求为要求恢复劳动关系、撤销2013年5月23日的《解聘通知书》、尽快补签劳动合同、依法补偿因未签劳动合同的赔偿。2013年11月19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向原告发出《责令整改通知书》,认定原告存在“不订立劳动合同”的违法行为,责令原告于2013年12月3日前与原告补签劳动合同。同一天,原告向被告发出要求补签劳动合同的电子邮件,该电子邮件的附件中,原告要求与被告签订起始日期为2011年5月24日、截止日期为2013年5月23日的《劳动合同》。2013年12月3日原告向被告邮寄送达《劳动合同书》的文本。2013年12月25日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向被告作出书面《答复》,告知被告关于补签劳动合同的诉求,应在双方劳动关系存续期间内提出,由于单位已经明确告知解除劳动关系,对解除不服的,可以向劳动争议仲裁部门提出。被告对此答复提起行政复议。.....原告和被告不服裁决,因此诉讼来院。

另查明,原告认可被告自1999年1月起的工龄。原告尚未支付被告解除劳动关系的经济补偿金及一个月代通金99,975元。被告离职前的月工资标准为6,450元。座落于本市虹口区四平路XXX号XXX号楼XXX室、408室房屋的产权人为海南某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与原告系关联公司,2014年12月13日该公司自行收回上述房屋。2013年6月17日被告向原告讨要工资,原告负责人向被告承诺“我知道这是你的权利……实际工资该给的会给的,后面的工资会补的,该给的都会给……”。审理中,原告表示其在上海别无其他办公场所且不再开展经营业务;被告称其不清楚原告是否另有其他办公场所。原告同意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的赔偿金187,050元,被告对赔偿金的金额无异议。经本院对人民法院在审理劳动者要求恢复劳动关系争议案件中,因劳动关系恢复可能存在不确定风险而导致劳动关系不能恢复,就该项请求是否变更为要求用人单位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对此被告表示因原告没有提供无法恢复劳动关系的相关证据,故不同意变更诉讼请求,又表示如果经法院查实用人单位确实存在客观上的困难的,同意接受赔偿金方案。原告确认未支付被告2013年5月1日至5月23日期间工资;双方对该期间工资为4,984.09元无异议;......

本院认为,鉴于原告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自认系违法解除与被告的劳动关系,本院可予认定原告作出的解除决定违法。由于原告原向被告等员工提供的座落于本市四平路XXX号XXX号楼XXX室、408室办公场所已被房屋产权人收回,导致被告不可能在原办公场所继续工作,且被告又没有提供原告在本市另有办公地点,故本院可以认定原告在客观上不能恢复与被告的劳动关系。基于被告对恢复劳动关系的请求是否变更为请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的表述意见,及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的原则和我国劳动合同法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的规定,在原告客观上不能恢复劳动关系的前提下,原告应支付被告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87,050元。原告于2013年5月23日解除双方的劳动关系,之后被告未再向原告提供劳动,且原告应予支付被告赔偿金后,原告要求不予支付被告2014年11月17日至2015年1月14日工资12,381.03元的诉讼请求,理由正当,本院应予支持。原告和被告对被告于2013年度的未休年休假工资为5,931.03元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原告没有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已经安排被告休过2013年度的年休假,且因原告的违法解除行为导致被告不能安排年休假,责任在于原告,因此原告要求不予支付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未休年休假工资5,931.03元的请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在劳动关系解除后,曾与原告就工资等事宜进行沟通,2013年6月17日原告负责人向被告口头承诺“该给的工资都会给”,该情形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三)项的规定,应当认定仲裁时效自2013年6月17日中断。因此被告于2014年11月17日向仲裁部门提出申请要求原告支付2013年5月1日至5月23日工资的请求,未超过仲裁时效。被告要求原告支付被告2013年5月1日至2013年5月23日工资4,984.09元,理由正当,本院应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十四条第一款和第三款第三十条第一款第四十八条第八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和第(三)项、《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第二条第五条第三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隋某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赔偿金187,050元;

      二、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

支付被告隋某2013年1月1日至2013年12月31日未休年休假工资5,931.03元;

      三、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被告隋某2013年5月1日至2013年5月23日工资4,984.09元;

      四、原告上海某某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不需支付被告隋某2014年11月12日至2015年1月14日的工资12,381.03元;

      五、驳回被告隋某的其余诉讼请求。


随便看看